带上《幸福街》,去过幸福年——何顿长篇小说《幸福街》发布

发布时间:2019-01-27 16:29:24

 

1月27日,何顿《幸福街》新书发布会在湖南图书馆举行。

“作为作家,如果说我有什么野心的话,就是做时代的记录者和书记员,我希望百年以后的读者,手里捧着一本《幸福街》,就知道当时湖南的生活就是这样。”回望这部现实主义小说的创作缘起,何顿这样说道。

 

经过生死沉淀后写出来的时代史

《幸福街》描述了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幸福街的时代变迁,以及街上两代人数十年的命运遭际,真切反映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社会变迁,几乎在所有细节上,都是经得住检验的,成为“历史的书记”。

在何顿的作品中,始终不乏对普通人的关注与书写。《我们像葵花》中的冯建军、李跃进、刘建国,《就这么回事》中的侯清清、李志斌,《黄泥街》中的张逊……一个个鲜活的人物,像生活在你我身边的人。有人说,何顿扎扎实实是一棵生在长沙长在长沙的树。现在,这棵始终接着地气、认同世俗却绝不媚俗的“树”又结出了更繁盛的果实——新作《幸福街》。60年,一条街,在两代人的命运里,折射出跌宕起伏的历史风云。

“我想写这部书,动了十几年的心。”何顿一直想写他们这一代人的故事,十几年前,何顿还年轻,觉得这代人还有很多的可能性,还不到动笔的时候。直到2015年,何顿得了一场大病,在医院的一个黑板上,写着他的真名:何斌,直肠癌。“我天天望着,不知道还能活多久,不找点事就荒废了。我就想死之前把这个写了。”经过近20年思考,经过生死的沉淀,何顿生发了写作这本书的强烈欲望。为什么叫《幸福街》?“因为健康就很幸福,活着就很幸福。”

在评论家看来,这是一部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,因为现在整个当代创作,充斥着一种非历史化、跟现实严重脱节的现象,很难看到真实的生活经验和生活历程,而《幸福街》深刻地还原了时代的风貌。

▲新书发布会上,何顿与评论家龚旭东对谈《幸福街》小说的创作起缘和过程

 

书稿改了4轮,力争成为经典

何顿是一个辨识度很高的作家,他的写法是一种很自由的写法,就是直接面对生活,生活什么样,他就将它提炼、表现出来。

何顿原来的作品基本上是一稿而成,写完就出版。但《幸福街》得到省作协、市文联的高度重视,在写作过程中,他曾请来全国最好的批评家提意见,有的意见非常尖锐,书稿改了4轮。这样的修改力度超过了以往很多重点小说。修改是多方面的,内容更凝练,人物更鲜明,情节发展更合理。在省作协副主席、文艺评论家龚旭东看来,语言是修改后的《幸福街》最出彩的部分。何顿的语言是很率性的,他的率性的语言已经形成了风格特征,甚至有点粗糙,而糙恰恰是人物身上的特质。

何顿也坦承,这部小说自己是放肆动了脑筋的。“面对电脑,我就看这一段话有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。我在做手艺匠人,要把花绣好,细节就是一朵一朵的花,把每朵花绣好,就组成了一幅《清明上河图》。这次印出来有38万字,动好多脑筋,头发白成这样了。”

何顿是高产的。在《幸福街》的写作过程中,他的下一部长篇写作计划就蹦出来了,那是一部有关国术的小说。“没办法,我天生就是个写小说的。”何顿笑说。

 

来源:长沙晚报掌上长沙 | 记者:胡兆红